全国启发式教学实验研究会主办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经验交流
 

为构建现代中国启发式教学体系而努力奋进

华中师范大学启发式教学实验研究中心教授

姜乐仁


 

  启发式是一个古老而又现代的命题。我们进行启发式教学实验,旨在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探讨实施启发式教学的基本规律,为我国基础教育改革、教育科学水平的提高作出应有的奉献。
  二十多来年的研究和实践表明,实施启发式教育教学,有利于调动学生学习的主动性、自觉性、发挥积极性;有利于开发学生的智力潜能、促进知识、智能的协调发展;有利于培养学生的创新意识、实践能力、有效实施素质教育。1996年《人民教育》第11期发表题为“启发式教学是实施素质教育的最佳途径和方式”的长篇报道,首次公开披露本项实验研究的这一论断,在理论界和实践领域产生了巨大反响;1998年3月《人民教育》报道指出:专家认为,启发式教学符合素质教育的要求,成为共识。
   新中国成立以来,启发式一直受到重视、重用。历来的学科教学大纲也都指出类似以下的教学要求:要使学生不仅长知识,还要长智慧;要坚持启发式,反对注入式。在1985年的全国教育工作会议期间 ,党和国家领导人在讲话中反复指出:新时代需要培养勇于思考,勇于探索,勇于创新的人才,要求摒弃注入式,实行启发式(万里 ,1985年5月17日 )。直至最近,作为“新课改”纲领性指导文件的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指出:“智育工作要转变教育观念,改革人才培养模式,积极实行启发式和讨论式教学,激发学生独立思考和创新意识,切实提高教学质量”(1999年6月13日)。

  随着“新课改”的实施,教学现状虽有所改善,但从总体上讲,教学实践中,距离《决定》要求还相距甚远。仍如前国家教委一位领导同志所指出的那样:“灌输式、填鸭式教学改而少效,启发式、讨论式教学推而不广”(《中国教育报》1996年8月28 日 )。
  什么原因导致上述结果?我以为:一是认识不到位,其中包括理论探讨和正确的舆论导向;二是受传统教学思想、方法的影响;三是缺乏可供借鉴的实践经验作参考,其中包括行之有效的理论指导和较为成熟经验的推广,这一点,从一定意义上说可能还是主要的。为此、我们试图通过理论研究与实践探讨,构建适合当代中国实际、符合中国国情、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化中国式的启发式教学体系,即“现代中国启发式教学体系”(以下简称“启发式教学体系”),为我国基础教育的改革和发展、教育教学质量和学科教育水平的提高作出应有的贡献。
  启发式教学实验,在相关领导的支持和同志们的参与下,经过二十多年的共同努力,启发式教学体系基本形成,实验研究获得了丰硕成果,达到了预期目的。作为国家教育部“九五”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项目研究成果的拙著:《启发式教学新探》,2006年10月,荣获教育部第三届全国教育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在15日的颁奖大会上,教育部周济部长强调:要进一步促进我国教育科学的繁荣和发展,为教育事业的改革和发展作出积极的贡献。他指出,要“更加紧密地联系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实际,认真总结、继承和弘扬我国优秀的传统教育理论和历史经验,学习借鉴世界先进教育理论和方法,不断提高理论创新水平,努力建设以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教育科学学科体系”。周部长的讲话对我们很有指导意义并深受鼓舞。
  《启发式教学新探》,凸显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原则,全面总结了启发式教学实验的基本理论和基本实践,阐明了启发式教学体系的基本内容,具有一定的科学性、实用性,对教育教学实践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和指导意义。
  启发式教学体系,包括哪些内容?
  首先,探究了启发式的基本属性。启发式它是一种方法,还是一种思想?迄今为止,在人们的认识上和一些出版物中,往往把启发式仅当作一种具体的方法和形式。我们在进行科学研究和教改实践过程中,逐步认识到,启发式可当作一种教学方法和形式,但它不单纯是一种教学方法和形式。教学活动是一个动态系统,教学形式和方法具有多样性。在复杂的教学活动中,往往需要多种方法和形式相互配合和交替使用。在教学实践中,我们常常发现,凡属使用得体、行之有效的方法,都具有一种共同的、本质的因素,即不单单依靠灌注,而是较好地发挥了启发性的结果。不论什么方式方法,只要蕴涵启发性,一般都能获得满意的教学效果。因此,我们认为,启发式不单纯是一种“法”或“式”,首先是一种教学论思想。
  我们把启发式看作一种教学论思想,是从宏观方面而言的,即以启发式教学论思想作为宏观调控手段,把启发性贯穿在教学的各个领域、教学的全过程。但是,启发式又有方法和形式问题,这是就微观而言的。方法和形式具有多样性,不宜单一使用,都要以启发式教学论思想为先导,所以,在教学实践中微观要搞活。鉴于任何事物都具有整体性,因此,实施启发式教学,必须从宏观着眼、微观入手,采用系统论的原理和方法进行教学研究和教学实践活动,必须以启发式教学论思想作为宏观导向,象一根红线,贯穿在教改实践的全过程,对教学思想、教学内容、教学方法等一系列问题,进行综合改革。
  其次,建构了启发式的教学体系 :
  1、准则:三为主(学生为主体,教师为主导,教材为教与学的主要依据), 两结合(面向全体与因材施教相结合;课内为主与课外为辅相结合), 一核心(以培养和发展智能,全面提高学生综合素质为核心)。
  三为主、两结合、一核心,是启发式教学体系的基本准则,正确理顺了教学三要素:学生、教师、教材之间的关系;摆正了个别与全体、课内与课外;传授知识与发展智能之间的关系,具有现实性和长效针对性。
  以教材为教与学的主要(请注意并非唯一)依据,并不妨碍教师灵活、创造性地使用教材;也不是特指某个版本的教材。凡是符合国家标准,便于实施启发式教学,体现教法、学法的教材均可选用。现行教材(含实验教材)基本可以满足要求。确定这一准则的重要意义,不在于某种教材本身,而在于过去和现在长期以来教师和学生都是“关书”而不“开书”教和学。这一开、一关,看来仅一字之差,其效果却大相径庭。
  2、模式:五要素的教学模式,即以准备(师生课前和上课时的各项准备十分重要,不要把“预设”和“生成”对立起来);诱发(强调学生自己、或由教师引导提出问题);释疑(师生、生生采用多种方法和形式释疑解惑);转化(要加强当堂消化吸收,巩固和内化);应用(主要指应用于实际,培养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为基本要素的教学模式。这里所谓的“模式”,实质上,我们把它看作一种“范式”,教师在教学中只要认真按照一定的程序(模式)进行教学,实践证明是可以获得预期效果的,即便是缺乏经验的教师。
  上述体现启发式教学思想的模式,是基本的。根据教学内容、目的和要求的不同,可以相应地采用不同的变式。我们认为要模式,但要防止模式化。
  3、策略:教学有法,但无定法,贵在得法,重在启发。以教学结构改革(含五要素教学模式的运用)为突破口,多种教学方法优化组合,灵活运用,强化质量意识,注重实效。
  最后,关于启发式教学体系与“新课改”的关系。我们当初进行体系构建时,对待古今中外的文化遗产,宝贵经验,原则是: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博采众长,消化吸收,推陈出新,实践检验,择其善者而从之;其目的在于打造“中国创造”的品牌。对待“课改”的“先进理念”,我们认为应当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不存在排它性,有的是互补性和相互促进作用。
  启发式教学体系产生于实践,反过来又指导实践,由于适应性和可操作性强,在教学实践中取得了满意的效果,受到学校师生普遍欢迎。
  但是,前些时,不知从什么地方括来一阵风,说什么启发式“不合时宜”。在评课时,大家也回避使用“具有启发性”的美誉;有的教师也不那么理直气壮地说自己实施启发式,如此等等。这是咋回事?似乎启发式行时了一阵,现在己不那么行时了。
  随着形势的发展变化,人们注意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温家宝总理先后三次提出要求实施启发式教育(2005年教师节,2006年“五四”青年节, 2006年5月10日在国务院常委会上的讲话);教育部陈小娅副部长在首届中国小学校长大会开幕式上讲话时指出,要“积极倡导启发式、参与式、讨论式、体验式的教学模式”( 2005 年12月17日);2006年教育部发布的工作要点,第 10条指出:“积极倡导和推行启发式教育,引导学生主动学习和独立思考”。特别值得提出的是,2006年6月29日十届全国人大常委第二十二次会议修订公布、2006年9月1日起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五章第三十五条明文规定 “国家鼓励学校和教师采用启发式教育等教育教学方法,提高教育教学质量”。 将“采用启发式教育”上升到国家法律的层面,在教育史上还是第一次。
  党和国家如此重视,说明启发式确实符合素质教育要求,是实施素质教育的最佳选择。这一系列的讲话、措施是非常及时而有针对性的。
  我们对启发式的研究和实验虽然取得了一定成绩,但还不够深入。“现代中国启发式教学体系”还不够完善或很不完善。我们认为启发式是个“永恒的课题”,需要我们继续努力去做。我们己作好思想和组织上的准备,要把启发式教育教学的研究和实践继续进行下去。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深信,只要方向正确,方法对路,坚持科学发展观,与时俱进,不断实践,研究实验目标是终会逐步实现的。当然,要发展、创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前进征途上,我坚信自有后来人;这一可持续发展的课题,一定会发扬光大。(2009年2月脱稿)  

 

 




  
               《湖北教育》2009年第3期


 


建议使用IE4.0或以上版本 800X600   16位增强浏览本站
C o p y r i g h t © 2 0 04   LLS制作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