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启发式教学实验研究会主办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热点导读
 

深入研究启发式,科学地进行课程改革

                    华中师大启发式研究中心研究员    
                                   刘世策
                    湖北华一寄宿学校教学研究顾问




一、为什么重提启发式?
  在我国第21个教师节来临之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首都人民大会堂会见第五届高教国家级获奖代表及北京市师德报告代表时,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就提高教育质量等问题发表了重要讲话。温总理说:"第一件事是要贯彻启发式教育方针。孔子说:"不愤不启,不悱不发",这八个字的意思就是要实行启发式教育,把学生作为教学的中心,使学生在学习的整个过程中,保持着主动性,主动地提出问题,主动地思考问题,主动去发现,主动去探索。启发式教育的核心就是要培养学生独立思考和创新思维。"
  启发式教育思想在中国可谓源远流长,经久不衰。那么为什么在中国教育事业蓬勃发展,中小学新一轮课程改革正在深入进行时,温总理郑重地重提启发式呢?笔者个人认为,至少有下列两个原因:其一,由于种种社会的政治的经济的原因,一种正确的教育思想往往不是那么容易得到承认并付诸实践的,孔子的思想在他生前并未怎么受到推崇,(孔子曰:"知我者,其天乎?")在他死后,多种褒贬都有,真正贯彻其启发式的并不多。直至今天,由于急功近利的应试潮淹没了各种正常的思想,实际上我们的教育离启发式越来越远,因此有必要从领导的角度重申启发式。其二,课程改革以来,有少数偏激的改革者认为传统的东西都要推翻,于是声"启发式过时了。"人为地把启发式跟当今课改理念对立起来。温总理的讲话在某种程度上是对这个问题的回答。
二、需要深入研究启发式
  要正确认识和贯彻启发式,光靠争辩是不行的。最关键的是要研究,而且要结合中国教育实际来研究究竞什么是启发式。笔者并非教育理论工作者,不敢侈谈研究,仅从长期处于教育第一线的实际出发说一点看法。
  第一,启发式的标志究竞是什么呢?也就是说怎样才算是实行启发式教学?这个问题,温总理已说得很清楚,那就是把学生作为教学的中心,使学生在学习的整个过程中保持着主动性,而且在提出问题、解决问题、发现、探索等方面都要主动。可见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就是启发式教育的主要标志。也就是说学生学得主动与否便是区分教师是否实行启发式的标尺。这样说也许有点笼统,有些学生,尤其要咱中国相当一部分来自贫困层的学生,其求学的欲望非常强烈,似乎并非受教师启发的反应。应该承认,穷人的孩子想通过读书改变命运,这是中国的现实。但这是说学习需要感比较强,而把学习需要感化为学习动机,把静态的学习动机激活为每门课、每堂课的动态的学习主动性,则还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顺利不顺利就要看教师的启导的功力了。优秀的教师应能使大多数学生在常态下主动而乐于参加每项学习活动,这就是启发式的标志。再说学习需要感也是受社会、家庭影响的,这种影响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教师的责任是发扬其正面的影响,就是我们常说的学习目的教育,这种教育也有启发式或说教式的区别,所以归根结底能否调动学习主动性应该说就是启发式成功与否的标志。
  第二,启发式的核心是什么?也就是说实行启发式的主要环节是什么?孔子说"不愤不启",那么如何使学生"愤"起来,这应该就是启发式的核心。从心理学上说"愤"就是在大脑皮层中建立起兴奋点,那么如何建立兴奋点呢?刺激是常用的手法,刺激有良性和恶性之分,教学一般不采用突然的恶性刺激而是循循善诱,包括设置情景、设置疑问、引起回忆等,但无论哪种方法都是要揭示被认知对象中隐含的矛盾,有矛盾就能引起兴奋,即使是游戏和兴趣活动也是要揭示主要矛盾。可以说"愤"就是发现矛盾。从这个意义上讲,数学是最充满矛盾的学科,小数减大数不够减了,就出现矛盾,需要探索负数的产生;山高水深如何测,这就是矛盾,由这个矛盾就引出简单的几何、三角知识。现在所说的探索、体验数学发生的过程等等,其主要之点就是找矛盾。没有矛盾,体验什么、探索什么呢?所以启发式的核心应是揭示矛盾,揭示矛盾才能诱发或激活思维。
  第三,启发式的手段。手段就是方法,只要明确了目标,抓住了核心,至于采取什么方法,则是灵活的。所谓"教学有法,教无常法"就是这个意思。现在人们总结的情景启发、挑战性问题启发、游戏启发、操作启发、新闻启发、故事启发、对比启发、复习旧知识中的启发等等,都可采用。由于数学是一门抽象性较强的科学,所以对中小学生来说,适当多采用多媒体音像设备的情景启发是必要的,但也不是越直观越形象化越好,学生已经感知了的东西,需要抽象思维时,就不宜再停止在形象的感觉上,否则就违背了主动思考问题的启发式的原意。例如当学生熟悉了方程(包括一次二次方程和方程组)的产生和概念之后,讲方程的解法时,关键就是揭"化未知为已知、化高次为低次、化多元为一元"的矛盾,而不是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故事化、形象化的情景设置上,否则就不是启迪思维,而是稚化思维。又如三角形的内角和为1800,无论在旧大纲还是新课标中,小学生毕业生都已熟知这个结论,因此到了中学,就应设法激励学生探究"为什么三角形内角和是1800",而不应再把主要精力花在"玩积木"和"拼一拼"上,也就是说,重点不应是游戏启发而应是新旧知识的对比启发。当然也不能把话说死,究竟采取什么方法进行启发式教学,还是要根据教材、教学对象的情况和激起学习主动性的原则实事求是地处理。
  第四,启发的"候"与"度",这里的"候"是指启发的"火候",这是一种教育艺术,需要匠心和智慧。孔子说"不愤不启,不悱不发"应该说就是讲的"火候"问题,不过说的比较原则,而不那么具体,虽然后人也解释过,"心求通而未得谓之愤,口欲言而未能谓之悱",但也并不能像冶炼钢铁那样列出更具体的"火候表"来。教育者宜本着"感觉--知觉--理性认识--实践"的认识规律,仔细观察、恰到好处地处"启"、"导"的功夫,而不可有侥幸心理和形式主义的作法。
  启发的"度"是指什么呢?就是启发的"程度",孔子说"举一隅而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这就是关于"度"的启示,就是说既要点拨(举一隅),又要点拨到适当程度为止,不可急于求成,也不可放弃教师主导作用。"度"还有一层意思,就是要摆正教师的地位,"师不必贤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新课改提出教师要从传道者、裁判者转变为参与者、组织者和引导者,实际上就是针对过去有些教师"唯我独尊"、"唯我正确"这个不科学的"度"而言的。我想,尊重科学、服从真理,"度"的问题并不那么难解决。
三、为科学地推进课改而需要妥善处理的几个关系问题
  研究启发式的目的当然是为了科学地推进课改。中国的教育改革经历了不平凡的历程,正反两面的教训不少。新一轮课改形势很好,全面铺开近三年了,但教育的周期较长,现在还不能断言成功与否,不过有些已浮在面上的问题应有一个清醒的头脑,加以把握,以求减少不必要的损失而使改革顺利前进。个人认为以下一些关系应好好处理。
  第一,关于接受式与探究式,鉴于中国的学生复述和演绎的能力较强,创新和探索的精神较差,故本次课改比较偏重探索式(或曰"研究式"),这有些道理,但执行起来却不无问题。有的人认为每课必探,每个科学结论必先由 学生探索,且反对一切的接受式学习,我看不见得妥当。从根本上说,初中和小学生还是以接受前人知识为主,在接受时适应贯彻探究精神(也是启发式题中应有之义),而不是凭着空洞的头脑去"探索",也不是把前人发现的过程都重复一遍,那样作就是少慢差费。譬如说,几何学的点、线、面、体及公理法思想是经过几千年的探索而得到的精华,初学者是本着探究的精神去接受,还是不顾这些成就,凭自己无知或少知的头脑重新去探究呢?显然只能是前者,而不能是后者。至于今后学有成就时,改造甚至推翻现行几何学,也是在接受前人已有成就基础上的发现和创造。正如没有牛顿三大定律,也不可以能有相对论一样。所以要提倡探究精神,但不能一古脑儿反对接受式。至于中国的大学生、研究生为什么缺乏创新精神,恐怕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并非简单的归罪于中小学的接受式教法。
  第二,关于自主与主动。学习要主动,前面已说得很多。温总理解释启发式教育时提了四个"主动"。我个人认为提"主动"比"自主"要恰当一些。因为自主就意味着自己可以决定学什么、怎么学、甚至学不学,这对大面积的中、小学生来说,是不实际的也不可行的。作为研究性的课题(对中小学生来说,这只是模拟的科研),可以由学生在教师指导下自选题目,自己安排进度、方法。但大量的课堂教学,恐怕不能完全由学生自主,因为在中国,目前中小学还是大班教学,短期内不可能做到几个人一个小班进行辅导。其次,除少量选修课外,初中及小学生还不能完全独立自主选学科目,搞不好就什么都学不到手。说实在的,现在有少数初中生放弃正规学习,去搞文学创作,去搞"超级女声"未必正确,个别天才也许可以成功,面积大了,就违反科学了。
  第三,关于合作与自学。未来的人要懂得与人合作与交流,因此从小就要学会合作精神,这是对的。但是合作与交流的品质应在一定的活动中培养,就学习而言,还要考虑自己刻苦学习的一面,没有自己的钻研,片面强调合作交流,甚至每课都来一个合作交流环节,就可能异化成"剽窃他人的成果"或"交换无知",这显然不是我们的目的。
  第四,关于实践与理论。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强调"实践--理论--实践",但对学生而言,第一个实践应理解为包括动手、感知、模拟实验,而不一定都是真正的社会实践或科学实验(有一点,不可能很多)。同时第一个实践是浅层的,第二个实践才是高层次的在理论指导下的实践,有的教师把运用理论于实践这样的环节当作教学新知识的情景导入设计(例如把燕尾槽的设计作为三角形内角和导入的情景),就违反了认识论的规律。所以对新课标倡导的从实践中体验教学的理念尚需作全面的、科学的理,、不能把任何实践都作为认知的起点。
  第五,关于创新与积累。创新是民族的灵魂,也是教改的方向,但对待创新也不能急功近利。要珍惜创新思维的火花,但火花要燃烧起来,需要一定的条件,其中之一就是文化的积累。只有对人类的文化科学宝藏有一定的积累,且熟悉这些知识产生的背景、方法、去向,才有可能产生真正创新思维和能力。这就是说,在创新的思想指导下积累,在积累的基本上创新,二者不能偏废。对中小学生来说,不能过多地强调积累而忘记了创新,但也不能太轻视甚至不要积累而侈言创新。具体到教学领域,要有一定的具有开放空间的作业和实践,但也要有相当的熟悉基本功的积累,一个人学习的时间是很宝贵的,如果到了需要创新设计的时候,才后悔基本知识不够用,那就为时太晚了。(杨振宁教授说美国的研究生还要补三角函数就是一个例子。)
  第六,关于乐学与苦学。中国的知识分子历来倡导"悬梁刺股",对待学习完全是功利主义,演变为现在的"时间加汗水",实在有些违反人性。因此改革者倡导愉快地学习、玩中学等等。但是事情都不能偏激,任何学习都会有一定的艰辛的,完全的快乐学习恐怕没有。美国2000年修订的数学课标中也说"学数学并不总是很愉快的",可见西方也不否认学习中有苦有乐,关键是激活学习兴趣,有兴趣的人就不觉得苦。在中国,搞"时间加汗水"的人也不是不知道苦与乐的关系,而是被一种功利思想迷住了眼睛,这是下面要说的一个问题。
  第七,关于国际与国情。改革当然要讲求与国际接轨,但接轨同时要考虑中国国情,考虑什么时间什么环节上接轨最为有利可行。否则,接上轨后难免不出轨。中国的国情是什么?愚以为最主要的是两点。一是人多,就业难;二是官本位,追求所谓的"政绩"和"经济效益'",这就是造成教育领域应试热和乱收费的根源。从这个意义上说,教育的问题不在教育本身,解决教育的问题也不全靠课程、教材的改革。你就是把课程改得再少,教材改得再易,考试命题者和教师还是会搞得难倒大批人,令人喘不过气来。国情是不是不可以改造呢?当然可以,这就要大家来动脑筋献策,首先是要引导人们去了解国情,分析国情及其产生的原因,而这就要求教育工作者多一点人文关怀,从这个意义上又可以说,我们的启发式教育要加强人文与科学相结合的研究。这是不可回避的。比方说,中外基础教育对比,究竟有哪些优劣点;中国人得不到诺贝尔奖是否就是基础教育的问题,都值得论证。不过,这已超出本文主题,另当别论。
  总之,全面领会课改的理念,深入研究启发式教育思想,客观地剖析国际国内的形势,尽量做到科学地进行课改,应该是我们每个教育工作者当前的任务,希望大家努力做得更好一些。


                                       

                                 2005年11月



 


建议使用IE4.0或以上版本 800X600   16位增强浏览本站
C o p y r i g h t © 2 0 04   LLS制作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