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启发式教学实验研究会主办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宜昌会议专栏

宜 昌 会 议 专 栏

 

  主题报告启发式教学与课改理念的融合与互动

  第23届研讨会主题报告会议纪要

  评论:遭遇“倒过来的望远镜”

 


   ◆主题报告

 

新世纪 新阶段 新任务
启发式教学与课改理念的融合与互动
--第23届研讨会主题报告
(2003年11月3日 湖北宜昌)
姜乐仁

各位领导、老师们、同志们:
  第23届全国启式教学实验研讨会,现在开幕了!首先请允许我代表大会组委会并以我个人的名义,向来自全国各地的代表,各级领导、各位专家学者表示热烈地欢迎,向关心,支持以及承办本届年会的宜昌的领导和工作人员表示衷心感谢。
  这次会议的主题是:启发式教学实验与课程改革。是启发式教学实验进入新世纪,在我国教育改革深入发展的新阶段的大好形势下召开的。前不久,教育部党组对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工作提出了一个总方针,即巩固、深化、提高、发展八字方针气这个工作总方针,是我们今后搞好启发式教学实验研究工作的指导思想,也是开好本届年会的指导思想。
  现在,我就会议主题,和当前教改工作总方针的要求,结合我们的实际,讲几点意见,供讨论,参考。不当之处,请批评指正。


一、 启发式教学面临的形势和任务
  启发式教学实验,起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各级领的关心、支持,和广大教师积极参与,研究中心,课题组全体同志们的共同努力下,经历了长达二十多年的坚苦探索,圆满地完成了各项预定任务,并取得了一定的研究成果。
进入新世纪以后,在新的发展阶段,随着新一轮课改(有人称之为"第二期课程改革")的启动,教学领域呈出迅猛发展势头,启发式教学实验研究工作面临着新的机遇和挑战:党和国家明确提出课改中,要实行启发式教学,这在教育史上是从未有过的;新的课改理念也需要通过启发式教学来贯彻和实施,给实验研究提供了广阔活动的空间。但是,实验研究工作在前进中也遇到不少问题和困难,在教学理论和教学实践上还不很适应。
  面对机遇和挑战,我们当前的任务是什么?我想我们首先应当进一步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认真进行总结,巩固己有成果,不断深化改革;以改革求发展,以创新促发展,切实提高实验研究的质量;使启发式教学在课改实践中发挥应有的作用,在课改深入发展的过程中,相应地提高启发式教学的科学水平和促进实验研究工作的持续发展。

二、 一个值得一步探讨的问题
  什么是启发式教学,与课改的关系是什么?
  启发式是一个古老而新鲜的教学理念。随着科技发展,时代进步,人们又赋予启发式以新的内涵,各种各样的启发式风靡全球,有人称之为现代启发式。
  但是,启发式的理念到底是什么?无论是古老的或现代的,都还没有一个通用的定义。甚至它是一种方法,还是一种原则,或是一种思想, 在理论界和实践领域都还是见仁见智。
不过,不管怎么说,下列几种观点大家是认同的,即,启发式:
  有利于开发学生的智力潜能,充分发挥学生的聪明才智;
  有利于促进知识,能力的协调发展;
  有利于培养学生的创新意识,创新能力;
  有利于增进学生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等等。我们通过实验和研究,认为启发式不仅仅只是一种教学方法,而首先是一种教学思想。应当像一根红线贯穿包括教学理念,课程教材、教学方式方法以及教学评价在内的各个领域和教学的全过程。启发式是实施素质教育的最佳途径和方式。

那么,启发式教学与课改是什么关系呢?让我们先看看作为此次课改纲领性指导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定》是怎样写的:"智育工作要转变教育观念,改革人才培养模式,积极实行启发式和讨论式教学,激发学生独立思考和创新的意识,切实提高教学质量。"由此可见, 启发式教学精神实质和课改理念是完全一致的。形象地说,它们之间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在教学实践中不是结合不结合或不能结合的问题,而是两者之间业己存在的"融合性"如何有效发挥和正确处理的问题。这里,不存在排它性,而只有互动和促进作用。
  我们从全国各地为本次会议提交的九百多份研究成果和一些调研材料的实际来看,充分反映出:凡是真正理解、正确实施启发式教学的,也就能较好地正确理解课改理念,因而不仅提高了实验研究成果的质量,而且促进了教学,提高了教学水平。这说明启发式教学实验教师、研究人员能顺利地、很快跟上形势,并促进了发展,而且有所创新。

  但是,对于一些未能掌握启发式,或教学新手来说,则是另一种情况:在新形势下感到迷茫和不解。以至有人说"眼前见诸报刊的新理念,新名词层出不穷,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困惑不解。'有的调研材料指出:课堂上仍是照本宣科,一讲到底;有的提问虽多(请注意,启发式教学可以用问答法,但"提问'并不等同于启发式),但缺乏针对性,启发性:双边活动多了,但尚未能真正做到激发兴趣,启迪思维,培养情感、态度和价值观;自主学习浮于表面,合作学习流于形式等等。
  在新阶段、新事物面前产生这样那样的问题是正常的,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提高认识,坚定信念,创造性地工作,"积极实行启发式和讨论式教学",要力口强学习,满腔热情投身教改,发展、创新,把启发式教学实验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更好地为基础教育改革和发展服务。

三、 深化改革,促进发展的若干举措
  这里讲的是今后研究中心,课题组,研究会的一些工作措施和没想,请与会同志们提出意见和建议。
启发式研究中心的定位 华中师范大学启发式教学实验研究中心, 1997年2月,正式成立。现为教育部华中师范大学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专门从事基础教育教学改革实验并具有鲜明特色的学术机构。
  研究中心的宗旨是:遵照《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1999年6月13日),关于"智育工作要转变教育观念,改革人才培养模式,积极实行启发式和讨论式教学,激发学生独立思考和创新的意识,切实提高教学质?quot;的指示精神,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探讨现代中国启发式教学的新体系,为促进我国基础教育改革和发展,全面推进素质教育,提高教育、教学质量、教育科学水平服务。
  研究中心的任务是:开展基础教育的学科教育改革实验研究,教材研编,教师教育,业务咨询,承担国家教育科研课题,组织区域性协作研究,组建实验基地(学校),示范学校,主办学术研讨,经验交流会,受理研究成果评估,鉴定等。
  研究中心人员组成:研究中心拥有一支由专兼职研究人员,理论和实际工作者,老中青三结合的实验研究队伍。其中有教授,高级讲师,特级教师、全国优秀教师、著名专家、学者,名师,他们热爱本职工作,无私奉献,团结协作,与时俱进,开拓创新,为保证实验研究任务的顺利进行和圆满完成创造了条件。
 今后研究中心还将聘请一些兼职研究人员,充实和补充三结合的研究队伍。
  研究中心当前重点工作 继续深入探讨启发式教学思想,教学模式,教学策略为深化实验研究和推进课改服务;同时要密切关注现行义务教育教材各种版本的教学情况。这些教材有人称之为"非新课程"教材(《小学数学》2003 10)或"原有教材"(《中小学教材教学》2003-1)或叫日教材"(《学科教育》2003-8)。他们指出,即便在a2005年将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实施新课程。由于新课程的实施是从起始年级开始,这就意味若干年后所有年级才能完成向新课程的过渡。也就是说?quot;全部用上新教材,还需要10年时间气因此"朝阳工程"和"夕阳工程"必须"两手抓"。我们认为两项工程的重点,都必须着眼于课堂教学的改革。这是一项需要扎扎实实干的工作,大有用武之地,但要有一定付出,才有成效。
  ◆继续开展群性的科研工作 多年来,科研兴校,科研兴教,科研育人的观点,在我们广大实验班,协作单位己深入人心,并且在实践中取得了丰硕成果,公开或内部出版了大量专著,系列论文,是教学领域的宝贵财富。
  参与教育科研,特别是承担一定的实验任务或研究课题,不仅是提高教育、教学质量的有效途径,也是提高教师水平的有效途径。"九五"期间各地积极承担了国家级有关启发式研究子课题的研究工作,取得了良好效果,此次会议我们还要邀请专家做鉴定、颁奖。"十五"期间,我们先后受理了229项国家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十五"规划课题《深化启发式教学
实验促进素质教育发展的研究》(项目批准号:01JD880017)子课题的申报,经过评审批准了50项,中标率为22%。己经批准立项的,希望按计执行,今明两年,有条件的还可申报一批"十五"子课题。
下一步,我们要加强子课题的立项审批,实验研究检查,结题和规范化管理工作,防止过多,过滥和计划不落实的弊病。
  ◆充分发挥研究会的作用 启发式教学实验研究会正式成立于1997年,现在己拥有1778名会员。几年来研究会配合研究中心做了大量工作,在全国范围内组建了263个实验基地,61所示范学校,为推进教改实验发挥了组织保证作用。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上述实验基地,示范学校中,有的己经完成了任务或已转向,有的正在继续进行;为了弄清情况,今年3月,我们发放了 242份问卷调查(现己回收67份,回收率28%),下一步,根据反馈意见将换发由教育部华中师范大学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和全国启发式教学研究会联合颁发的标牌,原有标牌同时注销,有关情况将采取适当方式向社会公布。对具备条件的可与研究中心联系,继续申报(包括漏报的)。
  ◆加强和灵活多样地进行交流活动 为了开展经验交流,学术探讨,从实验开始,每年都要召开一次研讨会,迄今己达23次。这样的会议,不仅交流了经验和学术,而且增进了友谊。
但是,会议过于频繁,也可能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我们设想,今后将采取灵活多样的方式进行交流和联系,例如,开一些小型座谈,专题研究会, 或利用教育部华中师范大学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网页 (WWW.conu.edu.cn)、电子邮件(是jjzx@ccnu.edu.cn)进行交流和联系(此次会议的有关信息,可在网上查到)。不论采用何种方式,交流活动只能加强,不能削弱,例如研究成果,课题立项,实验基地、示范学校、会员入会、评先、评优等项活动,可以采用通讯评审或召开专门的评审会进行评审工作,分散,分阶段进行还可使工作经常化和更加灵活多样,这个设想是否可行,请大家议一议。
  附带说明一点,此次会议期间收到的有关申报评审材料,一律放在会后办理。

  同志们,研讨会会期短,内容多,各项议程可能安排较紧,请大家保重身体。最后,预祝会议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报告下载

 


   ◆会议纪要


第23届全国启发式教学实验经验交流暨学术研讨会

会 议 纪 要


  秋风送爽,金桔飘香。第23届全国启发式教学实验经验交流暨学术研讨会于11月3日一5日在湖北宜昌隆重召开,来自北京、辽宁、福建、河南、山东、四川、湖南、湖北、广东、河北、安徽、宁夏、新疆、重庆等全国十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近600名代表,云集具有“三峡明珠”美丽的夷陵区,共商启发式教学与课程改革融合与互动之大计,会议由教育部华中师范大学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中国教育学会数学教育研究发展中心启发式教学实验研究会、华中师范大学启发式教学实验研究中心主办,由宜昌市夷陵区教育科学研究所、教育科学研究中心承办。
  这次会议是在我国基础教育进入新的发展阶段,随着新一轮课改的启动,教学领域呈现出迅猛发展势头,启发式教学实验研究工作面临着新的机遇和挑战的新形势下召开的,因此,会议确定的主题是:启发式教学实验与课程改革。
  会议为期两天半,内容丰富,节奏紧凑。
  第一天上午进行了简短的开幕式:开幕式由夷陵区教育局局长陈立静同志主持并致开幕词,夷陵区委常委、副书记宋秀钿同志致欢迎词,接着由苏振章先生代表姜乐仁教授做《启发式教学与课改理念的融合与互动》的主题报告,报告共分三个部分:(一)启发式教学面临的形势和任务;(二)一个值得进一步探讨的问题; (三)深化改革,促进发展的若干举措。报告以战略的眼光, 祥实周密地为启发式教学实验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夷陵区教育局副局长秦德兵同志报告了该区"小学数学启发式教学实验"17年以来的总体思路、实验历程及实验成果,并希望在总课题组专家的指导下,进一步搞好该课题的后续研究。
  上午9:30,由教育部基础教育司高学贵付处长做了题为《我国的义务教育及其发展》的学术报告,报告着重讲了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我国义务教育的特点;二是我国义务教育的若干问题;三是对发展我国义务教育的思考。从内容到形式如一缕春风吹进了与会代表的心中,全场不时发出阵阵掌声。
下午,全体代表齐集会议主会场平湖剧院,聆听了首都师范大学方运加教授的学术报告,他围绕"做什么样的老师"、"关于教学方法与课程改革"等问题谈了自己的见解。他希望新时代的教师应该有知识、有学问,鼓励大家多读书,还对当前课程改革中媒体、报刊上一些极端的说法提出质疑,引导大家探讨了有关教育本源的问题。
  会议第二天,共安排了6节观摩课和60节说课,分三个场地进行。6节观摩课,其中小学数学5节,小学语文l节,在主会场平湖剧院进行;60节说课中,数学56节,其中小学数学50节,初中数学6节,语文4节,按自然排序,前30节在夷陵区实验初中学术报告厅举行,其余30节在夷陵区东湖高中阶梯教室进行。会议评奖情况是:张长振等5人获观摩课一等奖;邹娇等30人获说课一等奖,周敏等28人获说课二等奖;参评论文713篇,评选 出一等奖54篇,二等奖358篇,三等奖30l篇;教学设计案例 146项,评选出一等奖23项,二等奖70项,三等奖53项;实验报告27项,评选出一等奖16项,二等奖16项;先进单位42个,先进个人59人,先进实验教师105人,实验基地21个,示范学校5个;九五规划子课题结题4项;十五规划子课题结题3项。
  11月5日上午,大会总结交流,由辽宁省海城市教研室主任林丽主持评课,评课紧紧围绕课程改革理念与启发式教学实验精髓的融合与互动,充分体现了评价的发展性功能,为今后的课堂教学评出了方向。
  接着进行了隆重的颁奖仪式,各位代表兴致勃勃的分享成功的喜悦与欢乐。
  最后夷陵区教育局副局长郭道林同志致闭幕词。祝贺这次大会的圆满成功,对各位领导专家及老师们光临宜昌表示感谢。
  通过这次大会,代表们深深感受到,启发式教学是一个永恒的主题,与时俱进的新一轮课程改革为应时而生的启发式教学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和舞台,同时也意味着我们将要研究,探讨的问题更多。
                        二00三年十一月五日


   ◆评 论


遭遇“倒过来的望远镜”

北京首都师范大学数学系(100037) 方运加


  20世纪20年代,北京大学有个中学酉传的巨头、教授——辜鸿铭。此人故事颇多,限于篇幅暂且不表,只说他曾有番高论。拿到今天来说亦不过时。现抄录如下:

  现代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人,有着贬低中国文明、而言过其实地夸大西方文明的倾向,…实际上,他们都是通过望远镜来观察西文文明的,因而使得欧洲的一切都变得比实体伟大、卓越。而他们在观察自身时,却将望远镜倒过来,这当然就把一切都看小了。

  辜鸿铭所说的现代中国人、年轻人显然是上个世纪初的中国人,年轻人,他们是否真都将望远镜拿倒了,只有那时的人有体会。但今天、21世纪初,的确有将望远镜拿倒了的事。

  《中小学数学》(小学版)在这2003年的最后一期,在头条刊载了(“小学数学启发式教学实验”回顾与设想)。该文是对由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姜乐仁先生主持的“启发式教育实验研究”在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近17年的实验、推广过程的综述。而象夷陵区这样的实验区在全国18个省、市、自治区分布着五十余个,仅湖北省阳新县实验区就曾有2249个班级7万余名学生参加了这个实验。“启发式教育实验研究”从1979年起至今,是有理论、有实验,有推广,有教材且持续时间长、涉及面广、有广泛群众基础的数学教育改革实验。该实验扎根于中国大地,是中国人的创造。2千5百年前的孔于、我国早期从事学科教育研究的老前辈王倘教授(1900—1995)、至今仍在为之不懈的八十高龄的姜乐仁教授以及成千上万参与实验的第一线教师、教研员都为“启发式教育”做过贡献。读者可从夷陵区的实验踪述中看出,该实验及其成果当为中国数学教育的瑰宝。类似姜乐仁先生主持的这样规模的教改实验,恕本人孤陋寡闻,仅知前苏联有个赞可夫可比。赞可夫将毕生精力奉献给了“教学与发展问题”的实验研究,他的实验历时18年(姜乐仁的实验已进行了23年),他的实验班曾多达1281个(少于姜乐仁先生在阳新的实验班数)。当时的饿罗斯联邦教育部根据赞可夫的建议,调整了教学内容,编辑出版了三年制的教学大纲和教科书,这样,赞可夫的实验成果不仅得到当时政府的认可,而且被应用于教学改革实践。姜乐仁教授则没有这样的幸运,由他主持的九年义务教育教材(实验数学)因被与(数学课程标准)(实验稿)的理念不符而面临彻底退出中国的九年义务教育段教学课堂的命运。据了解,有类似遭遇的绝不仅是姜乐教授。

  这个《数学课程标准》(实验稿)是否是“倒过来的望远镜”,或者教材审查人员(据说是专家)是否拿倒了望远镜,这真是值得每个关心中国数学教育的人注意的。象《实验数学》这样的已被二十多年大规模实验证明是成功了的教材,怎么就被刚制定出来且根本未经过哪怕是一轮系统实验的《数学课程标准》(实验稿)淘汰了呢,这正常吗?

           (原载中小学数学(小学版)2003年第12期)
返回主页

 


建议使用IE4.0或以上版本 800X600   16位增强浏览本站
C o p y r i g h t © 2 0 04   LLS制作维护